十年辛苦不寻常;囊时学者所以治学有成
2018-06-10 20:5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其二,我们缺乏产生国学大师的社会环境和学术环境,多年以来,国学一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在那些不正常的岁月里,不仅一些国学经典受到批判,而且从事国学教育、研究的学者也屡遭磨难,致使有志学习、继承国学的人越来越少,几达后继乏人的程度。尤其是近些年来,有意学“文”的考生如果选择新闻、法律、经济等专业,毕业后或许还会找到适合自己专业的岗位,而选择与国学相关专业的毕业生想找个“饭碗”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了。在这种环境与氛围中,怎么可能出现新的国学大师呢?

一代宗师驾鹤西去,人们在痛惜国宝逝去之余,不禁慨而叹之:如今宇内学者学问如季老者有几人欤?近几十年来,在国学研究领域里能与之比肩者,几无可见,由此,人们不能不问:为何我们现在出不了季老这样的国学大师?

其实当代的一些学者与季老在学术成果上的这种差异并不是什么耻辱,继承季老的学术成果、缩短差距甚至有所创新也并非不可能。只要我们现时的一些学者能潜下心来,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地研究点学问,有朝一日或许会成为真正的大师,这当是对季老最好的纪念。

曹雪芹的《红楼梦》所以成为传世之作,是因为其“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囊时学者所以治学有成,皆因坚持“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虽长期苦读,未有所得,但是其人能做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即使屡受磨难、其志不移,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非如此,大师何以造成?季老如斯,所以他最终成为大师。

笔者以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现在的国学及有关学科的教育,缺少大师级的人物。俗话说:“名师出高徒”,当年季老求学时,教他“东西诗比较”、英文、梵文的是吴宓、叶公超,教他佛经翻译文学的是陈寅恪,教他文艺心理学的是朱光潜;为他讲授唐宋诗词的是俞平伯,为他讲授陶渊明诗的是朱自清,后在国外又从师著名梵文学者瓦尔德施米特教授等著名学者。其老师个个都是才华横溢、学养深厚的学界翘楚和杰出学者、著名作家。有如此多的名师为其“传道、受业、解惑”,点化、引导、启迪,这就为他日后成为大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再看我们现在的求学者,有几人有幸师从恁多确有真才实学、学识渊博深厚的著名导师?如此,出不了大师级的人物也就不足为怪了。此其一也。

现时的中国,头顶着“国学大师”“著名学者”桂冠的着实不少,电视上诞生了一批,“名人词典”上造就了一堆,其中有些人在名声上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季老,以至公众中不少人只知有彼而不知有季老。若问他们的学问同季老比起来如何?回答是一棵是大树,一棵是小草。

三是时下一些从事国学研究的学者太浮躁、太功利,缺少心不旁骛、潜心研究学问、甘愿寂寞的治学精神。其中的一些人,不是想上电视台亮亮相、出个名,就是急于出本书、搞个 签售首发式;还有些学者,朝思暮想的是怎么能早日当上个院长、校长什么的,心思根本不在治学上。而一些已经小有成就的学者更是热中于社会活动,千方百计想弄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当。古人说:“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当下的一些学者既不“澹泊”,又不“宁静”,当个“国学小师”都不一定够资格,焉能成为国学大师呢?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sioe.com.cnWWW45111,开奖现场直播六全彩开奖结果,224466,45111com彩民高手论坛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