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觉得:一个女人在外面再风光
2018-09-15 11: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她一袭黑衣坐在我的面前,苍白的面容上写着丝丝倦意,那是一个失意女人的妆扮,她在邮件中告诉我:老公的红颜知己抢走了她的家,确切地说就是她被老公抛弃了。

我和老公是自由恋爱的婚姻伴侣,所以我对彼此的感情相当自信,记得当初朋友们都说他高攀了我,因为当年我的学识、地位、家庭环境诸多方面都强过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搅动了我哪根神经,我就是那样没有道理地爱上了他。我最好的女友小艾还曾经取笑过我们当年的窘迫,她悄悄问我:“你嫁了个一穷二白的小子,你到底图他什么呀?”我自信地回答:“我的他是个绩优股,是最保值和升值的‘好股票’。”

我最好的女友成为老公的红颜知己

通讯员:月芽

很容易我就照着订金单上的门牌号码找到了他家外的“家”。按了好半天门铃没人开门,我就在房屋门前的长椅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等我想要找的人。天快黑的时候我看见小艾翩然而至,我赶紧闪进一旁的桂树丛中看着她上楼,心里还一个劲地幻想,也许碰巧小艾也租到这里来住了。可是只见她径直进了老公租住的房子,很熟练地开门进去。老公信誓旦旦的红颜知己终于变成了我家的红颜祸水。

红颜知己变成了红颜祸水

一天我精心打扮后把孩子送回了婆婆家,约好他一起去看电影。在久违的影院里当我像恋爱时那样把头靠在他的肩头,我以为他还会一如往昔地伸过他长长的手臂将我揽入怀中,此时他却如怪兽一样看着我,紧张地在我耳边说:“别这样,都老大不小的了叫人看了笑话。”说完就一本正经地坐好认真看起电影来。我心里憋屈得慌,正正经经的夫妻一起看场电影还怕“别人”笑话?

有一天儿子懵懂地告诉我:“妈妈,那天爸爸带我到动物园玩,我们碰着了艾阿姨,她给我买了好多肉串,爸爸吃了好多,我也吃了好多,爸爸不让我告诉你。”听了儿子的话,我的心里渐渐有了疑虑,仔细审视身边的男人:多年没有让他操心家务,他已习惯了他主外我主内的家庭生活,岁月在他的身上几乎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他还是那样英俊潇洒并且事业有成,他有本钱留住身边的那些女人。只是我没有想到竟然是小艾。

(别人都说是我自己引狼入室,你说连最好的女友都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信赖的人吗?她戚戚然地问。我不敢贸然回答。)

我想反省自己找原因,唤回老公‘出轨’的心。当时我认为,老公有了外遇,作为妻子的首先要反省自己,因为自己忙于家务和照顾孩子,忽略了老公,才致使他“蓝杏出墙”。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开始有意识地改变自己,像恋爱时一样,我精心装扮、将孩子时不时地交给父母,邀请老公去散步、游泳、逛公园,就是想让我们的激情重新燃烧。可我又一次想错了。

一日瞅着他有时间在家里,儿子也被婆婆接过去了,我很清楚地对他讲了我无意中发现的租屋订单以及亲眼看到的一切,我以为他还会如上次一样抵赖,他却很平静地点头承认了一切。房间里静谧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我们谁也不讲话,我等着他给我答复,他等着我的“处置”。其实我心里早就原谅了他,为的就是尽力挽救我们的家,我只要他答应尽快与小艾分手即可。他却坚定地回答我:“现在我发现跟小艾有许多共同语言,跟你无话可谈了。其实我心里早就决定了:我们的缘分到此为止吧。没有告诉你,是想等着你找我谈,那份订金单是我有意给你发现的,我没有想到你那么沉得住气。但我还是遗憾地告诉你,我要和小艾结婚,请你给我自由”。

(我问她,你恨小艾吗?“我不恨小艾,我恨我的老公,因为他对不起我为他为这个家付出的一切。”雨烟冷静地回答我。)

我准备找时间与他好好沟通,当我把自己零零星星知道的一点事实讲给老公听时,他矢口否认与小艾有原则性的瓜葛,他反复强调的,只把小艾当成好朋友,是缓解职场压力的一剂芳香剂,“我不会当真的,我还要顾及我的政治生命啊。”想想他说得在理,我逐渐打消了疑虑,相信了老公。

记者:许坤山

当外人都知道老公和小艾的事情时,我还蒙在鼓里。每当我们家聚餐时我都提议把小艾喊来,一是因为她高不成低不就还没嫁人,二是因为我喜欢她热闹的性格。

结婚后我们度过了最初的贫穷,通过两人不断奋斗我们渐渐过上了想要的生活,我们的感情更加融洽,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去。随着儿子的降临,我迫不得已转换了我的重心,一心一意扑在养育儿子和经营小家庭上。我总觉得:一个女人在外面再风光,如果没有一个温暖而幸福的家庭,那么她也不是真正的幸福。我骨子里有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我努力经营家庭也是为了给老公一个全力以赴干事业的平台。

老公不负我所望,很快在单位里混出名堂,成为公司里最年轻的副总。地位变了,待遇好了,应酬多了,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了。他跟我几乎无话可说,我们之间的矛盾也慢慢多了起来。我最好的女友小艾经常来我家劝解,也只有小艾的话,老公才听得进去。后来,只要我们一闹矛盾,他就要把小艾喊来当仲裁,小艾也渐渐成了与他无话不谈的朋友。

她终于夺走了我家庭

我找小艾谈了一次,她说对不起我,我骂了她,可她含着泪告诉我,她也是情不由己。虽然我还有名义上的家,老公却已公然不回家了,小艾彻底地从我手中夺走了我的家庭。在以后的婚姻中我还能相信男人的红颜知己吗?

那一天来得突然,叫我猝不及防。一个周日的上午我给他熨烫西服,在他的上衣内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租屋的订金单,我们没有亲戚租住在那个小区,况且那里离市中心也相当远,很少有居家过日子的人在那里租房。这次我留了一个心眼,准备悄悄地去打探一次,有了足够的证据再来问他。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sioe.com.cnWWW45111,开奖现场直播六全彩开奖结果,224466,45111com彩民高手论坛版权所有